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下雨天,与茨酒更配(新手上路R18,现代,私设有)

“嗯,这种情况,是没法回公司进行会议了,怎么也得等这个见鬼的台风过了……嗯嗯……后续等通知吧……嗯,再见。”

酒吞烦躁地把手机丢一旁,茫然地看着窗外将天地连成一片水帘的暴雨,耳边雷声轰隆巨响。

“挚友,客户那边我也联系好了,对方很理解延期的原因,毕竟这天气……他们也不愿意过来。”

“偏偏这个项目交收的关键时候,老天爷硬是给我们塞了一天假期,甚是胡闹!”酒吞看向茨木,嘴角撤出一抹苦笑,看似生气地“重重”拍了下桌子。

“挚友不用担心!工作我们都收尾得很完善,交收我很有信心!打了半天电话,你也饿了吧,我去做饭!前段时间总说闲下来给你做意面,虽然没什么时间加强练习了,不过我会努力的……咦……”

酒吞一把将准备百米冲刺进厨房的大个子捞得那个干净利落,以至于对方重心不稳,“恰好”跟自己一起摔在沙发上,白毛脑袋抱满怀。嗯,这头毛保养得当,都是本大爷的功劳!不过这家伙也太壮了吧,痛痛痛!边想着,边狠狠地把大型犬梳理得当的毛揉个乱,享受发丝穿疏指间的触感,欣赏对方一时反应不过来的错愕俊脸。

这从天而降的膝枕,砸得茨木晕头转向。脑袋底下是挚友柔软温暖的大腿,脑袋上是挚友偏凉的手,视线所及的世界,全是挚友好看的眉眼。这眉眼还不断放大,直到唇上传来的湿热的触感,茨木才反应过来,酒吞在主动吻他。

虽然,两个人已经交往好一段时间了,虽然,也已经拉过灯了,虽然最后连居也同了。但是,酒吞讨厌黏黏哒哒的情侣模式,也很少主动吻茨木。大多时候,是茨木粘他,突然拥抱,逮着机会亲亲手,亲亲脸颊。他也不会拒绝,不着痕迹地调整姿势,消除两个人的距离,有时在对方得寸进尺地找到他的嘴唇发展成绵长的亲吻的过后,他会惩罚性地轻拍那个白毛脑袋。他对茨木的感情如蜿蜒山间的溪流,细腻温柔不过矜持,波澜不惊但是包容。

然而眼下这情景,酒吞内心迅速解释给自己听,只不过是觉得他猝不及防的表情特别可爱,只是……因为看到两个为了项目和配合自己工作忙了数不清个通宵而熬出来的熊猫眼,而突然心痛而已。

窗外雨声和风声、雷声喧嚣作响,潮湿的空气悄无声息地潜入,暧昧了整个屋子。

还得追加一个理由,下雨天是黏黏哒哒的,所以人才变得腻腻歪歪,所以本大爷才不是模仿白痴情侣,都是天气不好!

直到茨木反被动为主动,如毛毛细雨一般密着的亲吻,不知何时变成窗外一样的狂风暴雨。

细水也不甘落后,他变成激流,冲击磐石,乱成漩涡。

手机铃声响起,酒吞才幡然醒觉,自己什么时候已经被大个子压在沙发上,整齐的衬衣早被扯开。茨木正在细细地品尝他胸前的敏感,牙齿轻微地扯咬再放开,湿热的舌头情色而细腻地舔弄缠绕。酥麻的电流从胸口向身体各个地方传递,好不容易恢复的意识又渐渐沉沦。

“我得……接……嗯哈……”我得接电话,说不定工作……

话语到达嘴边,便不知为何变成好听的呻吟,铃声从意识中远去。这样沉沦在情欲的海洋中,也没关系吧……最后一根借力上岸的稻草消失,酒吞准备任性一次……

然而,酥麻的电流忽而消失,潮水褪去,世界渐渐清明。酒吞睁眼,找到了自己没有沉没的原因。茨木停下来了,他居然停下来了,他接起电话。

男性低沉的嗓音在屋子里回荡。不过酒吞完全听不清茨木在说什么,空调的冷风拂在胸口,空落冰冷。茨木的声音被雨声朦胧了,仿佛渐行渐远。

酒吞忽然觉得想哭,记忆中仿佛曾经像这样突然失去某个人的温度,铺天盖地的失落和伤心冲击着自己。他觉得,今天太奇怪了。不对,这种奇怪从爱上茨木瞬间就开始了。他爱茨木,越爱他越觉得,他仿佛出生在这个世间,就是为了爱他。但是,越爱他,也越害怕,毫无理由地害怕。这种害怕总在下雨天被忽而放大……他今天特别想吻茨木,因为下雨了,所以他吻了,并在两个人体温交换的时候,找到了脚踏实地的触感。然后触感消失了,害怕的感觉翻倍反噬。

因为信号不好走开接了电话,茨木再次回到客厅时,看到的是酒吞茫然看着窗外的落寞背影,红色长发零落飘散,敞开的衣裳未加整理。虽然“这个项目的成功是挚友大半年的心血”这样的责任感迫使他艰难地从情欲中抽离,但是怎么可以……就这样……把他……丢在这里一个人走开!?我做了什么?!

“挚友对不起,我……”正准备伸手抱酒吞并好好道歉的茨木。

“……”眼中氤氲未及散去,重新着陆的酒吞不发一言。

两人对望着,中间好像早就流淌过千百年的时间。他又回到他的身边,他不曾离开。

茨木小心地抱过酒吞,细细地吻着他的发鬓,无言地道着歉。

酒吞任由他抱着,感受着他的体温,内心的不安下去了,恼怒升起,对自己的。雨天总让他变得奇怪,变得脆弱,变得欲求……什么都没有!

“挚友别生气……”小心翼翼地。
“我没有生气,我干嘛生气。”叹了口气,他渴求他,这点不想再否认了。
“刚谁的电话?”
“客户,说希望开个视像会议……”
“时间。”
“两个小时后,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你不舒服,不开了……”
“谁说我不舒服,回来!”
“挚友我……”
“叫我酒吞,从今天开始,否则分手!”
“嘶!”感受到肩膀被狠狠咬住,茨木内心呜咽,挚友果然生气了。

“你有一个半小时的道歉时间,如果不能让我愉悦,也分手!”语气虽狠,却是明显不过的邀请。

窗外的雷电撕开了雨帘,窗内的冲撞粉碎了理智。他前进,他迎合。他后退,他挽留。从缠绵的拥吻中渡走了空落,从激烈的冲撞中找到了归宿。

填满我,茨木……
是的,酒吞…
百炼钢早化绕指柔……

雨声远去,那些破碎又悲伤莫名的记忆早已化成飞灰。剩下切实感受到的体温,缠绕不休的呼吸,堵的满满的爱。

写在后面的话:新手上路又颠簸又慢,我该死的还中途停了下车,再发车已是千年(闭嘴!)我觉得吞仔要揍茨木不对是揍阿娘了!其实原本想互相表现他们的男友力的,但是想写发现没法写进去,茨木还被我写渣了呜呜,他停下来不是渣呜呜。下雨天很容易让人变得脆弱和奇怪,想写写这样的吞,但是好像写得太脆弱了,抱歉!好羡慕写茨酒写出摇滚感觉的太太们啊!如果有下一次我努力把他们写得帅气点!如果刚好也是雨天,希望有茨酒赶走你们的阴霾!

对了,私设是茨木为了保护酒吞战死了,酒吞也放任自己走进轮回,这是两个的转世。

又对啦,我的号在携手同心,如果有茨木需要解锁传记的来找我玩啊!吾王说他才不是自愿协助阿娘无聊而已哼!针女轮入狰,各种口味任君选择(吞:呸呸呸!)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