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茨酒』与你一起看的烟花(茨酒深夜60分,题目:烟花)

“对不起,我一定在七点之前到!真的真的对不起!对不……”
“好了!我等你!快工作去!”
茨木电话里的声音明显带上了哭腔,再让他发挥下去,耽误工作不止,更加不可能赶得上了。酒吞默默在茨木听不到的心里叹了口气,偏偏是今天。
“烟花是……”
“……九点开始!光速完成你的工作光速赶过来光速吃完饭咱们就赶得上烟花开始别给本大爷废话!”
“嘿挚友我爱你!等我!”
“你刚又喊我什……”
        嘟嘟嘟……
        酒吞刚想为那直击脑门的直球发作,电话那边已经挂,他心里暗暗发誓,在脸上那讨厌的热度褪下去之前,绝对要避开所有能映出自己此刻表情的玻璃反射物!绝对!

         今天是年初一,晚上九点,等人们吃完团聚的宴席,刚好能赶上新年第一天的烟花表演。而这个年,也是酒吞跟茨木确立了恋人关系过的第一个新年。

         酒吞是咖啡室的小老板,悠悠然泡个咖啡,赚点小钱,看咖啡室里人来人往,本来平静无波的生活和工作,却被一个不知道为什么看上自己的上班族给打破了。茨木是个从事服务行业的上班族,人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日子他很忙,人们可以休闲的享受假日时光的日子他更加忙。就是搞不懂他哪里挤出这么多私人时间往酒吞这小店钻。钻的时间长了,小老板也追到了手。用酒吞的话说,不答应他会很烦,就答应他咯。

        就像今天这个“烟花约会”一样。两个流落在大都市的单身寡佬,大过年的,去外头找个好餐厅吃个丰盛的年饭也就算了,最多也就回自己的小店,开瓶好酒月下对酌,享受没有任何客人,只有彼此的夜晚,也算恋人的浪漫吧,酒吞原本这么琢磨的,他是真不想大过年往人多喧嚣的地方挤。但是在看到茨木约他去看烟花表演那个雀跃生辉如孩童般的脸时,突然觉得,这张脸可爱得过分。“不答应他会很烦!”他同样这么说服自己。

        明明茨木早早开始安排好工作,年初一这个晚上是绝对可以空出来的。原本计划茨木会在六点左右开车来咖啡室接上酒吞,算上路上可能会塞车的时间,最迟也在七点半之前到达茨木订好的餐厅,吃完晚餐,可以透过临江餐厅的落地玻璃,休闲地享受烟花的璀璨。酒吞开始开玩笑地对茨木说,这种日子哪里可能订到这么好的位子啊,茨木说交给我吧,而他是真的说到做到了。这种傻瓜一样的行动力让酒吞感到无比地安心,但他是打死也不会承认当时答应茨木的追求也是因为他给他的安心感。老天总爱跟充满期待的人开玩笑,偏偏也是今天,茨木被突如其来的工作给绊住了。

        其实看不看得上烟花,酒吞并不是太过在意,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在自己的小店,他也挺满足的,不过他知道茨木在意,如果看不上,恐怕会很失望吧。酒吞知道,他那句我会等你对茨木来说太过重要了,所以刚电话里,他说得特别郑重。只有这样,他才会安心地完成工作,说不定还是能赶上的呢。

       想到这,酒吞忍不住啐了句,“社会人了还是小孩子心性!”

       看着小店外面洋溢着过节的团圆气氛,一个人坐在店里想着恋人的酒吞,却一点也不觉得寂寞,他大概也没注意到玻璃上模糊映出了自己上扬的嘴角……

七点到了,茨木人还是没到,电话准时到了。

“挚友,我……对不起,请你再等等我!”
“好。”

七点半,“挚友……”
“还改不了口呐?”
“……酒吞,对不起!我会赶得及的!我会来!你等我!”
“我等你。”

八点,“酒吞,我快好了,再过一会儿我就可以走人了!”
“好,小心驾驶,不要急。”

八点半,“酒吞,刚经理突然说要开会,可能出了纰漏,我……对不起我可能……赶不上九点开演……我可能会很晚……”
“赶不上就不看了,你下班了来我店里,我等你。”
“不过……”
“多晚我都等你。”这一句酒吞说的很轻,但是足够电话那边听到。
“好!”

八点五十五,看着窗外出了神的酒吞莫名想到,之前听到过住小店上面楼层的客人说过,这栋居民楼顶楼是可以看到烟花的。看了眼手机显示的时间,酒吞突然想上去楼顶看看。

九点整。因为电梯坏掉了不得不爬了九层楼梯,酒吞累得刚喘口气,耳边就响起烟花炸裂的声响。

虽然远,但是还是能够看得清楚,五颜六色的璀璨花朵从盛开到凋落。

呼,赶上了呢茨木。

酒吞拿起了手机,留下了花朵最漂亮的瞬间。

九点半。茨木冲出会议室奔向停车场,听到信息的铃音响个不停,他讶异地打开手机,全是酒吞发给他的信息,一张张烟花的照片在他面前闪耀不停。等铃声停下来,茨木看到照片的末尾一句文字的信息:

我们一起看了烟花了,新年快乐,茨木,来的时候别着急,注意驾驶,等你。

眼眶是酸的,手是抖的,浑身上下却遍布暖流。
茨木颤抖着手拨通了电话,接通了的瞬间,他用一生最郑重的语气跟电话对面的人说:我爱你,酒吞!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