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茨酒』Don't cry!(现pa)

阅前:哭唧唧攻预警。这篇想试试跟以往不同的东西。
有私设,缺考究,注意。

酒吞,摇滚系的帅气男人,小时候不怕老师不怕家长,打架逃课帅成熊孩子头,长大了不怕老板不怕同事,老子不爽就把你们一锅炒了。

人活一辈子,潇潇洒洒帅字当头!

然而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唯独有一样东西最怕。

故事要追溯到酒吞9岁的时候……

有天逃课大王从学校后门围墙出逃,路过转角小巷,就看到几个高年级的孩子堵着个小不点欺负。

恃强凌弱可一点都不帅气!

酒吞侠义心肠,凭借千锤百炼的身体和“武功”,三下五除二就干翻熊孩子。

“喂,你是要咬断他的腿么?已经结束啦!”酒吞拍了拍还狠狠咬住敌人腿脖子的小不点。

小不点抬头环视了周围倒得横七竖八的敌人“尸体”,再看向拯救自己的帅气英雄,琥珀色的眼瞳戾气散尽,渐渐盈满了崇拜。

英雄特享受这种崇拜的视线,牛逼得想叉会儿腰,眼角余光却瞥见小不点的右手划开了道口子,鲜红的液体逃离伤口,慢慢往下滴……

“额,你流血了……”

许是刚刚醒觉的疼痛,许是对受伤的恐惧,在意志松懈的此刻席卷而来,小不点的眼眶瞬间蓄满了水……

“疼……吗?得止……”

“哇!”

初相遇的那一年,茨木5岁。

许多年后,酒吞依然无法忘记那个瞬间,小小的茨木在自己面前嚎啕大哭,方才倔强的小斗兽土崩瓦解成一个脆弱无助的孩子。英雄有足够的强大保护弱小,但那个时候却人生头一遭感觉到手足无措。从没人在自己面前这样哭过。该跟什么战斗才可以让对方不哭,英雄不知道。英雄唯一知道的是,哭声会引起足够大的麻烦。而后英雄就这么抱起个嚎啕大哭的小孩子拔足狂奔了好多条街……

那场邂逅成了两个真正孽缘的开始。那个酒吞救下的小弟弟,居然是新搬过来的邻居。当父母领着小茨木跟酒吞说“这是你的小弟弟哦,当哥哥以后就要保护弟弟咯”时,酒吞是懵的。当小茨木挣脱大人的手向他扑过来高呼“挚友”的时候,酒吞更懵了。

说实话,酒吞并不讨厌茨木,也不讨厌当哥哥,但是这个粘人的小弟弟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机,大祸小祸闯个没完。酒吞突然良心发现,自己小时候是不是跟他一样熊。这不行,得教会他怎么当一个英雄。

除了熊,小茨木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哭,前提,在挚友面前。例如刚被父母责罚还倔强不认错的小茨木,瞥见恰好路过他们家院子的酒吞,就会大哭着一路小跑扑向后者,糊挚友哥哥一身眼泪鼻涕。例如,跟别的孩子打架,明明小战斗机茨木才是占优势的那一个,酒吞还没来得及欣慰他的小弟弟跟他一样厉害,茨木又重演哭扑,附带“挚友,痛,呜”,酒吞内心是崩溃。例如……这样的事件数不胜数,渐渐包括酒吞在内的其他人都意识到,这是小茨木对他酒吞哥哥的一种特殊的撒娇方式。

天不怕地不怕的帅气酒吞有了人生唯一害怕的东西,茨木哭。

酒吞12岁那一年,茨木跟父母乘车外出发生了车祸,得救的只有茨木一个。当酒吞赶到茨木的病床前,看到那个安静得不像活过来的弟弟,他第一次主动抱住茨木,任由他掉眼泪,任由他哭得声嘶力竭。而他也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害怕……

成年后的酒吞依旧活得帅气潇洒,炒了老板,自己组建乐队玩起了摇滚,玩得小有名气,却又婉拒了职业经纪人公司的出道邀约,开了间酒吧,闲来写点歌,偶或兼职驻唱。自由自在的小老板唯一的牵挂大概就是自家长不大的弟弟了。

成年后的茨木长得桀骜帅气,保留了三分稚气和任性,让他的魅力成了致命的毒药。“想把挚友写的歌唱给全世界的人听”成了他奋斗的动力,于是世间多了个唱醉了万千歌迷的歌手。懂得酒吞牵挂他,泪腺发达的习惯依然只留给酒吞。

酒歌酒吧的常客已经习惯了驻唱唱到一半突然消失,茨木的经理人已经习惯了晚宴中途找不到他家的大明星。酒吧经理室里,多了一个喝醉了哭得稀里哗啦的大孩子,和被抱的死紧、被糊了一身眼泪鼻涕的小老板。

在弟弟脆弱撒娇的时候给予一个温暖的怀抱,成了酒吞多年来的习惯。在某天,被弟弟哭着说我最喜欢挚友挚友我爱你之后,习惯成自然的酒吞并没生出任何警惕,以至于被扑倒,被吻住,被初次进入疼出眼泪才回想起幼年时的茨木明明打架赢了却扑向自己哭着喊疼的情景。

“你昨晚没有喝醉吧……”
“挚友我……”
“得,你想对我说什么现在看着我好好说。”
“对不起。”
“不是这句。”
“我喜欢你!我爱你!”
“接着……”
“我不要当你的弟弟,也不要再叫你挚友,我想做你的爱人!我不许你拒……”
“好。”
“等等挚友你刚说什……”
“我说好。”
“呜……”
“你敢再哭就当我刚什么都没说!”
……
“以后喊我什么?”
“酒吞❤!”

成为恋人后的日子,过得甜蜜而秘密,因为茨木是个大明星。公司妥协于茨木的强势,前提他们这个恋爱得秘密地谈。茨木本来也没想瞒谁,他甚至想拿个麦克风告诉全世界,但是可怜经纪人白了的头发,秘密就秘密吧。明里茨木粘“哥哥”已经人尽皆知,他们一起上街没啥大问题,亲吻吃豆腐这些隐秘而刺激地进行着。

某个情人节的晚上,茨木又翘掉下半场表演,窝在家里吃酒吞给他做的饭,而后又拿来一部爱情电影要跟酒吞一起看。酒吞原本内心是拒绝的,看这种片子一点都不帅气,但是茨木磨人的功夫一流,只得算作陪他呗。

大概推荐茨木片子的人并不知道这是准备在温馨甜蜜的节日里看的,电影的基调并不是爱的甜蜜,最后也没有he,大概男主角的轮廓看久了有点像酒吞,看完之后茨木哭成傻子,酒吞心里巨浪翻滚。失去的痛苦茨木不会再次经历,“我们会he”酒吞用细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在茨木耳边低低哄着他,他才停住了哭,他们那晚什么都没做,就是抱着彼此……

之后过了好久好久,久得他们遗失了那部电影的碟子,久得茨木几乎忘了电影的名字。而当碟子再一次出现在茨木眼前,却是他们共同的好友青行灯交给他的。

“酒吞让我帮他找,他说想跟你再看一次……”

当电影的同名主题曲在病房里响完最后一个音节,茨木让医生停掉了呼吸机……

路过病房的护士似乎听到里面传来低沉的男声清唱……

Don't cry……I  hold you tonight ……







唔,不写傻白甜我到底能不能写点其他啊大概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有了这一篇吧。歌是我编的,它并不存在。(揍飞)




评论(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