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刀剑乱舞同人][兼堀]梅

冬末春至,雪还没化,天气依然寒冷。马舍的工作刚完毕,短刀们就发现前一刻还在的堀川哥哥早就没了踪影。大家都了然于心地相视一笑,“一期哥哥这会儿也回来了吧?”“应该到了?”“去接他吧?”“去吧去吧!”

“慢点儿,他没受伤。”路过回廊的三日月宗近扶稳绊着手上的羽织差点摔倒的堀川国广。“而且,他没回内屋,在院子那边……”“院子?”“这个季节啊,梅花开得正好吧……”堀川顺着三日月的视线,就发现那个住在自己心头的人,正安静地驻足在院子的梅树旁,长发随风飘舞。雪花飘落到长发上,一会儿被风吹走了些,一会儿又有新的停留,反反复复,长发的主人浑然未觉,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又到了什么很远的地方,留在原地的只是躯壳罢了。

“看来,已经站了好一段时间了”,三日月悠悠地开口,“去吧,虽然付丧神是不会感冒的,但天晚了,停留在外面太久了,终归不好,把他接回来吧,你能做到的。”

堀川国广抱紧手上的羽织,沿着积雪上那一排比自己要大的脚印,慢慢地走着,单纯得没有风没有雪,甚至满院子的梅花也模糊了。他的兼先生就在眼前,不会在过去哪一个历史的洪流,就在这些脚印的尽头。

“兼先生……”“国广”其实光听到那温柔而坚定的脚步声,就知道只有国广了。原本只是稍微觉得梅花要落了,看看也好,结果还是想起太多事太多事,在外面逗留得太久了,任性地逃避了身后那个温暖的地方,又让他担心了。和泉守兼定转身准备好好地道声抱歉,梅花太美他看得入迷一下子忘了时间诸如此类的。结果一切准备好的说辞,都在转身的刹那,融化在那美得比梅花还要纯粹的笑颜,融化在那双盛满自己身影的双瞳里了。眼睛的主人浑然未觉,他的存在,他的靠近,他的陪伴,又在自己内心点燃了火,驱散了回忆带来的一切冰冷。他再一次脚踏实地。我在这里,而他在我的身边。

堀川国广想用最美的笑容迎接和泉守兼定,跟他说一声欢迎回家,你辛苦了,兼先生,想为他披上洗涤干净的羽织。不过只是刹那间的功夫,还没看清兼先生的表情,就跌进了个宽大温暖的怀抱。天和地的界线,一切眼前的景色,再也看不见了。剩下彼此越来越强烈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分不清分不开了。

“国广啊……”和泉守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温润的吐息,烧得堀川浑身无力,只是本能地回答“兼先生……”

“这院子的梅花我看得腻了……我想看我出阵之前种下的梅花啊……”
“啊?”
“这里的……梅花……”甜美而危险的声音萦绕。想不起什么时候游弋在自己胸口的大手,隔着衣料仍然感受到那灼人的温度。挽着腰身的另一只手,安心得让人无处可逃……

兼先生真是任性啊,要赶不上晚饭了……之后堀川国广的意识就被温柔任性霸道的人完全侵占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