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刀剑乱舞同人][兼堀]兼桑!我99级了!(我家小男子汉99级贺文)

和泉守兼定今天没有出阵,因为他家堀川生气了!堀川生气了,后果很严重,连审神者都架不住怒气爆发的肋差,结果是某太刀被罚手入、好好休息、在房间静思己过,以后不准带伤出阵,而且这次他居然瞒着所有人!
“只是轻伤啦,我都处理……过……”回应他的是堀川带着怒气和痛心的明亮眼睛,那种决意……让他只能把后半句咽回肚子里,乖乖地去了手入房。

“小家伙今天该99级了吧?”每次花开正好,总有碍事者出现扰了一院春色,也吵得和泉守无法把深沉装下去了。

“闭嘴青江!”和泉守真的委屈得不行!暗暗下定决心要陪堀川到99级的,为此还稍微暗示了下审神者最近得让他一直出阵,附带被取笑了好几天了。他好想在战斗结束的时候,看着他飘花升级的一刹那,可爱的脸带着骄傲的笑容对他说“兼先生,我99级了!”而他就可以在漫天花雨中拥他入怀,告诉他你是我的骄傲诸如此类的。他一向不懂得风花雪月,这是他脑内导演的最浪漫的情景了!但就是因为一点小伤,好吧,是中伤,他就得闭门思过了!他只是稍微努力过头地向心上人展现他的强大美丽而已啊!怪我咯!

“怪你啊”青江觉得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瞒不住情绪,什么都写脸上了。

“小家伙多紧张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受伤了,他就急,这次你敢瞒着他,整个本丸都跟着你遭难,活该啊你!”

和泉守那个郁闷,偏偏总有人适时补刀,他理亏又不能还嘴,更加郁闷!

“还有啊,为了他,好好爱惜自己,才是爱人的好表现!”这时青江的语气无比的正经。

“咦咦,门口有动静了哦和泉守大人,说不定已经回来了,你还不……啊啊,居然已经跑掉了!我还是找三日月讨点茶食去吧……”

和泉守只是觉得自己的听力前所未有地好过,脚步也没有这么快过,未能为他砍杀升级路上的敌人的悔恨心也忘了个干净,只是好想好想看见他的堀川,想得不行!待发现时,人已经跑到本丸门前了。

于是,现在的情况是,吓蒙了出阵归来的一干人等。

“哇,我被吓到啦!和泉守你打哪儿蹦出来这么大个活人啦!”鹤丸大惊小怪地揶揄到,那两个人那点心思,这么小的本丸还真心无处可藏啊。

“那家伙呢!!?”无视之,除了堀川,其他人现在之于和泉守不过空气,不入法眼!鹤丸无奈让出身位。

“国广?”

“去吧,他来迎接你啦!”审神者推了推因为紧张而驻足不前的肋差。

“兼先生,我……”肋差稍微舒了口气,缓和了心口胀痛的思念和紧张。

“兼先生我99级了!”待再次开了口,已经是终于与憧憬之人并肩的自豪感!

映入和泉守眼中的脸,跟想象中一样,又跟想象中太不一样了。因骄傲紧张而涨红的小脸,带着更胜从前多倍的气度,美得胜过世间万物。到底是谁看谁着了魔,老天表示他不知道!

“国广啊……”夕阳的余晖为眼前的太刀渡了层妖魅的色彩,美得触目惊心,美得危险万分……

堀川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这情况不对劲,大大地不对劲……来自索敌本领第一的肋差的本能表示再这样下去……

“不如……随我回去……我们在床上……感受一下……你99级耐力如何?”妖物向眼前的猎物伸爪,已经饿得掩藏不住的欲望,和他低沉魅惑的嗓音,交织成一张谁也逃不掉大网……

“兼先生的伤怎么样了啊说好的感动得在场所有人声泪俱下的再会呢”这些念想早就碎得丁点不剩了。堀川国广又再沉沦在名为和泉守兼定的深渊里了。不过他愿意,一辈子为了一个人,不顾一切,无所顾忌,直到时空之流的尽头……

你说现场若干原本在审神者想象中该被感动得声泪俱下的观众呢?还在就怪了,谁愿意当这不解风情的大灯泡啊!当然那是题外话!


散花!!祝我家小男子汉今天成为立派的99级男人了!然后我……然后我又把他送给兼桑吃掉了!!亲妈啊!!深夜用手机摸鱼不易,希望大家食用愉快!文渣顶锅盖逃跑!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