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残雪

茨推。茨酒甜点学徒。偶发乙女。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兼婶]标题写完再想倒,卡文了没写完了暂存

       1

        和泉守兼定是被鹤丸背着回来的,血染红了白衣,沿着垂落的发丝撒了沿路星星点点触目惊心……一路上都没人说过话,劫后余生的后怕,伤口的疼痛,同伴重伤的焦虑,反复折腾着所有人。直到见到站在本丸门口等待的审神者,鹤丸是第一个说话的,“伤的很重,但是他还活着,我马上带他去手入室!你……”

        小姑娘脸色白得纸一样,踮起脚伸出抖的不像话的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和泉守的脸,就像确认鹤丸背上的人还存在一样。“我们马上去手入室……”

        虽然看得出勉强镇静下来的效果,但是声音还是能听出了七拼八凑的脆弱。鹤丸很想安慰一下她,但是毕竟还是给背上的人疗伤比较重要,而且也找不到合适的言辞。小姑娘总爱粘着和泉守,谁都看得出和泉守对她来说,有多重要,那么现在的她也不是自己可以安慰的。

        “鹤你呢,大家的伤呢,重不重?!”刚想再次迈出步伐,鹤丸染了血的袖子就被拉住了,审神者的镇静快要强撑不下去了。

        “我没事,这血……不是我的……大家虽然多少受了伤,不过都不算严重。”那是相对和泉守而言……

        “我去打开法阵!”

         ……

      2 

       和泉守慢慢恢复意识,睁眼看到就是把自己紧紧抱住疲惫地睡过去的主将。身体撕裂的痛感残存,记忆中除了挥刀、敌人和血之外,居然还能搜索到她的声音,她的力量包围身体的暖意,以及延续到这一刻的那个安心的怀抱。

       “阿兼”

评论

热度(2)